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满堂彩 > 车骑将军 >

西阳白宫的两位骠骑将军

发布时间:2019-07-18 15:35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公元前121年,汉武帝为冠军侯霍去病始置“骠骑将军”一职,金印紫绶,位同三公。东汉沿置至明清,骠骑将军为二品或从一品官阶,历代均属位高权重的职位。明末清初时期,西阳白宫也出了两位声名显赫的骠骑将军:陈储、陈奠。

  骠骑将军陈储(?-1654),家名仰储,字其明(启明),祖居福建武平,明朝宣德年间迁移至广东程乡石坑都再迁至兴宁,明朝成化年间从兴宁迁移至西阳白宫龙冈村上冈。陈其明十多岁考取了廪贡生,入县学后与名士张琚、宋元亨等交往成为密友,在乡里常常扶贫济困,惩恶扬善,乡人十分敬仰。

  明清鼎革之际,盗贼蜂起,流寇纵横,侠义胸怀的陈其明见时局动荡、百姓艰辛,便弃文从武,投笔从戎。西阳乡人因地处水陆要塞,交通方便,生活较为富足,经常被流寇侵扰,便商议成立团练以抵御盗寇、保卫家园。众人统一推举陈其明为团练首领,陈其明联络围寨布置好各村的防御,团练乡勇,拿出自家的钱粮发给参加训练的乡民,有秩序有礼仪地进行团练事务。在他的领导下,乡民认真训练,村庄互助互保。几年后,西阳的团练成为一支劲旅,流寇不敢进犯,西阳白宫因此成为乱世中的一方净土。

  当时北京为满人占领,明朝迁都南京,程乡(属今梅州)还归属明朝管辖。程乡县地处闽粤赣三省接壤之地,万山环围,四面受敌。一日有流寇突现县城门口,准备攻城。城内守兵寥寥无几,根本无抗击的能力,全城惊慌失措。县令派人快马加鞭送信给陈其明,让他前来增援。其明率西阳白宫的弟子快速到达,把流寇驱赶出县城周围。为了防止流寇再次侵扰,其明带领团练日夜守卫县城。果不出所料,流寇集结数千人攻打县城。盗贼来势汹汹,凶猛好战,守防官兵、团练寡不敌众,退回城里。在苦无对策时,陈其明想到已经归隐在家的攀桂坊名士、举人张琚,恳请张琚教授韬略。得到张琚的指点,其明按计谋偃旗息鼓,暗中派出一支数百人的队伍潜伏在河堤下,其他士兵在城中设营帐,挂了很多明灯引诱贼寇进攻军营。当贼寇攻城时,城中的士兵擂鼓呐喊大张声势吸引贼寇,伏兵则在贼寇的后面包抄剿杀,两路兵力相互配合,贼寇大败而逃。县城因此安全了,乡人非常感恩,推其明为程乡城守。从此陈其明督兵御敌,身冒矢石,不避险阻,屡奏奇勋。

  1646年清兵入粤后,因见陈其明兵精粮足,抵御盗寇颇有智略,深受地方百姓爱戴,清政府大力对其招安,并授陈其明为副总兵,封骠骑将军,实授游击,驻镇平管胡椒营。顺治十年(1653) 陈其明移镇程乡城守,统领有兵制的士兵500名,军事力量从基础上得到壮大和提高。顺治十一年(1654),陈其明再次亲自带兵督战清剿平远,所向披靡,直捣贼巢,收复了平远城。其明一鼓作气征战平远五指石谢上(尚)逵率领的反清武装。谢上逵利用天险抗击,其明坐船作战时被炮弹击中身亡,血肉横飞,只遗留一只靴子。他的儿子陈益荣把靴子葬于西阳枫山下,实为衣冠冢,墓葬规格较高,墓地占地颇广。此后,乡人就把“枫山下”改名为“墓园下”。2000年,为配合梅州市重点民生工程清凉山水利枢纽工程的建设,西阳规划建移民新村,骠骑将军陈其明的墓园全部位于新村规划建设范围内,上冈村陈氏族人于是把将军墓迁回本村重新安葬。

  骠骑将军陈奠(1627-1699),家名奠甲,号巩宁,西阳白宫四平村田心人。田心陈氏于1350-1390年间从福建宁化迁移至广东平远石正,1522-1550年间宗族强盛从丙村分支落居四平村。《西阳乡志》有载:“西阳陈氏,以田心为最盛。其祖三十七郎,始迁于程乡之丙村,及七世舜文,娶李氏、孙氏为妻,始迁居西阳之田心,并奉其父命叔鏸同居。舜文、舜臣兄弟为嘉靖岁贡,舜文任琼州澄迈训导,卒祀乡贤。子一敬、一厚均为嘉靖举人,任知州知县。一恕岁贡。一厚子可晰以岁贡任宁波教授,入祀乡贤。一敬曾孙陈奠,任广东将军、标右营副总兵、封骠骑将军。科名忠孝,两皆卓卓,一门鼎盛,称为盛事。”由此可见,陈奠出生于诗礼簪缨之族,多位祖上因忠孝仁爱入《嘉应州志》人物传。陈奠有兄弟五人,奠居第五,幼年时父母都去世了,跟随三哥生活。在三哥的教导下,陈奠好学能文。因为生长在明清换代的乱世,又深受家族保家卫国忠君爱民的影响,陈奠一直想从军,长大后专门学习骑射,对兵书也颇有研究。

  清初,投诚的原明朝将领郝尚久在潮州发动叛乱,生灵涂炭,乡民流离。清政府调动兵力全面平叛。陈奠仗剑从军,因其能文能武,潮镇师刘(进忠)马上任命他为前驱。在攻城战斗中,陈奠英勇杀敌,率先登上城楼。取得胜利后,他被授潮郡专城左标事。当时潮州境内有海寇侵犯进攻澄海,并占领了揭阳。陈奠奉命剿敌,大获全胜,收复失地。接着又有福建的流寇袭击镇平,陈奠继续奉命率军攻打。不出三个月收复两城,一时传为佳话。攻打镇平城时,城外大路背围村民曾帮助流寇作战,按当时连坐的法规,全村每户都有人会被杀掉。陈奠特意到村里考察,发现按律应该被杀的人太多了,不忍心实施刑罚,于是上书恳求清政府广施恩惠,宽恕村民。朝廷念及陈奠劳苦功高,仁民爱物,特别开恩准许,涉事数百家因此全部免于死刑,并按功论赏授陈奠为平镇(平远、镇平二邑)营游击。虽然平远城被攻下,但反叛势力仍有数万人,啸聚五指石,依靠险峻的地势对抗清政府。为了彻底铲除后患,陈奠在夜色掩护下麾军攻上五指石,活捉反清首领谢上(尚)逵,结束战乱,平镇的百姓得以喘息恢复平静生活。

  陈奠在平镇生活了八年,为人谦和耿直,淡泊名利,不趋炎附势。当时提督杨惠典向陈奠索要贿金,陈奠坚决不给,杨提督施计报复,陈奠因此辞官回家。赋闲在家期间,陈奠不忘武人卫国的志向,在西阳溪边的梨树坝开辟操练场,带领手下每日训练,保持警备状态,提高整体的作战能力。在第10个年头刚过不久,云南、贵州发生兵变,引起天下震动。陈奠应平南大将军尚可喜招募,立即以原来平镇游击叙题授左钦事的官职统兵收复高州、雷州、廉州,擒获伪将军祖(泽清)。五年间随征南将军攻滇、黔,每次领兵打仗都身先士卒,亲赴战场,清政府根据他的功绩授广东将军骠骑营副将加副总兵。陈奠在五十八岁时,奉旨告老还乡,在家安享晚年直至去世。

  西阳白宫的两位骠骑将军,虽同姓“陈”,却不是一脉相传,相同的是生逢乱世,投笔从戎,捍卫乡里,在明清鼎革之际,建功立业,在某种程度上维护国家的统一。

  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梅州网(包括梅州日报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稿件,版权均属梅州日报社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梅州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梅州日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②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
http://karpardazi.com/cheqijiangjun/240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